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美國經濟

美國通脹壓力已在醖釀之中

邰蒂:美聯儲的語氣仍然鴿派。但通脹的概率已從“非常低”變為“不太低”。投資者現在對沖自己的押注是對的。

2020年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是什麼?如果你想的是“科技股”或“比特幣”,請再想想。正如橋水(Bridgewater)對沖基金在最近寫給客户的信中所説,2020年“最有趣、卻最不起眼的情況之一”其實是,由於投資者對沖通脹風險,美國通脹掛鈎債券經風險調整後實現了35%的回報率,超過了其他資產類別。

這是一個明顯的風向標。如果現在有誰擔心美國的通脹,可能會顯得很奇怪。週三公佈的數據顯示,美國12月份居民消費價格指數(CPI)年率僅為1.4%。而且工資增長乏力,失業率居高不下,經濟活動受疫情拖累。即使2021年經濟恢復增長,近幾十年來的情況也表明,全球化和數字化兩股力量應該能抑制住物價。

最值得注意的是,在商品、服務和勞動力領域,互聯網促成了新的全球化的價格競爭。考慮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(COVID-19,即2019冠狀病毒病)加速了人類活動向數字化轉移,這一趨勢還會繼續。如今,幾乎每個人都已熟悉網絡購物,而公司發現可以讓許多員工遠程工作。因此,抑制通脹的競爭壓力似乎無處不在。

然而,投資者之所以急於對沖通脹,是因為擔心通脹可能被證明是“黑天鵝”事件——雖然發生概率很低,但一旦發生則衝擊很大。

近年來,大多數投資組合都建立在一個假設之上:利率和通脹率將無限期維持在低位。這意味着,如果有什麼事情動搖了這一共識,那麼市場將受到嚴重衝擊。事實上,目前至少有三個因素應該讓投資者停下來想一想。

首先是短期通貨再通脹風險。儘管目前經濟增長因為疫情而乏力,但即將上任的當選總統喬•拜登(Joe Biden)的政府似乎準備推出更多財政刺激措施。如果在人們廣泛接種新冠疫苗的同時實施此類經濟刺激措施,那麼今年晚些時候經濟活動可能會激增。

如果不斷增長的需求與供給側瓶頸發生衝突——原因很可能是封鎖摧毀了某些行業的產能——某些領域的物價可能會飆升,尤其是休閒和服務業。堪薩斯城聯邦儲備銀行(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)行長埃絲特•喬治(Esther George)本週也發出了同樣的警告。

其他美聯儲(Fed)官員,如萊爾•佈雷納德(Lael Brainard),認為任何此類價格上漲將是暫時的。也許吧。但投資者要考慮的第二個問題是,近幾十年來使通脹保持在低位的結構性因素——特別是全球化和數字化——可能會發生轉變。正如查爾斯•古德哈特(Charles Goodhart)和馬諾伊•普拉丹(Manoj Pradhan)在新書中所説,中國等國家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的壓力可能造成勞動力短缺,從而導致工資增長。貿易保護主義的加劇也可能會提高服務和商品的價格。全球化的未來走向可能無法參照近年來全球化發展的歷史。

第三個、或許也是最重要的問題是美聯儲的立場。另一個使美國通脹預期近年來保持在低位的因素是,人們樂觀地認為,因為美聯儲設定了2%的通脹目標,所以如果通脹壓力加大,美聯儲肯定會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。但這種假設日益看起來是錯誤的。

一個原因是,美聯儲官員現在表示,2%不是上限,而是一個長期平均目標,這意味着他們可能會讓通脹率在某些時期升至2%以上。另一個原因是,政治和經濟壓力可能使美聯儲越來越難以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,因為利率一旦上升,政府為其不斷膨脹的債務支付的利息也會上升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
讀者評論

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,部分評論會被選進《讀者有話説》欄目。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。
用户名
密碼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