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朝鮮

人事更替:朝鮮勞動黨八大的新意、亂象與隱患

葉勝舟:高官升貶太劇烈太任性,自己和家人沒有安全感,對金正恩只有恐懼,不是發自內心的擁戴,朝鮮政局必有動盪的重大後患。

1月5日至12日,朝鮮勞動黨八大在平壤舉行。朝鮮是全球最封閉的國度之一,金氏三代家傳的玩心理戰高手,中高層官員變動、清洗太快,外國媒體和情報組織想找個穩定的“線人”,獲得有價值的信息極為困難,甚至鬧烏龍。2020年4月世界主流媒體和朝鮮鄰國就謠傳金正恩病重去世,韓國國家情報院也對朝鮮高官人事變動、生死多次胡説八道,反被朝鮮挖苦打臉。

分析朝鮮要聞,朝鮮官媒的報道和立場幾乎是感興趣的學者、媒體、情報組織共同的第一手文本。朝中社1月6日至13日有大量八大的相關報道,例如9日公佈金正恩所作七屆中央委員會總結報告的簡要版,10日公佈八大修改《黨章》的主要內容;11日分別公佈八大公報(中央委員與候補委員名單)、八屆一中全會公報(中央領導機構人事安排名單)。透露不少新意,也展示不少亂象與隱患。

金正恩:恢復父職任總書記

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的人事更替,關注度向來遠高於政治報告,看點更多、也更有趣。

筆者認為,朝鮮勞動黨八大的最大亮點是探索確立權力制度化、規範化,主要表現在兩處:總書記職務常態化、五年黨代會常態化; 最大隱患是探索過程太漫長、太反覆,高官升貶太劇烈、太任性,威脅朝鮮政局穩定和金正恩後代。

金日成1972年任朝鮮國家主席,1994年去世後,兒子金正日守孝三年,1998年修憲保留父親“共和國永久的主席”職務,只任總書記、新設國防委員會委員長(國家元首)。2011年金正日突發心梗去世,兒子金正恩倉促接班,也守孝三年,保留祖父“永久的主席”、父親“永久的總書記”職務,2014年新設勞動黨第一書記、2016年新設國務委員會委員長(國家元首)、2016年七大又新設勞動黨中央委員長。

祖輩任過的職務後代不再就任,如此神化不可持續,也毫無必要。等金正恩兒子(雖然未成年至今未露臉,其名必定有“恩”字)順利接班,朝鮮勞動黨章程和憲法不得不新增不同的職位,總有一天想不出,而且在國際社會中顯得越來越“奇葩”。

八大恢復總書記職務,表明金正恩心理成熟。有勇氣、自信與祖父、父親比肩(主要是完成原子彈、氫彈、洲際導彈的研製),而非藉助祖父、父親的光環和血統治國,對朝鮮黨政軍的掌控絕對自信。

朝鮮勞動黨的制度化進步,不等同於世俗化。金正恩仍然高高在上,一言九鼎,可任意確定其他高官升貶、榮辱甚至生死。崔龍海曾短期被貶,失去政治局常委職務,歷經忠誠考驗後,才復職回到權力中心。

趙甬元:衝上權力巔峯的最大黑馬

八屆一中全會人事更替的最大黑馬,無疑是64歲的趙甬元。

2018年4月還是組織指導部副部長,排名在政治局候補委員、宣傳鼓動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之後;2019年4月10日七屆四中全會晉升為政治局候補委員、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;2019年10月16日,金正恩騎白馬上白頭山,趙甬元陪同,朝中社報道的排名已在政治局候補委員金與正之前;2019年12月七屆五中全會、2020年8月七屆六中全會還是政治局候補委員;八屆一中全會越過政治局委員,直升政治局常委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